一位宁波宠物医生眼里的“宠物世界”

  朱医生在为宠物诊治。(陈朝霞摄)  近年来,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,饲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,宠物消费也水涨船高,其中“宠物医疗”是宠物消费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。《2018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》数据显示,2017年我国宠物医疗机构达到1万家,2010年至2020年间保持年均30.9%的高速发展。  上周三,记者来到宁波市一家宠物医院,采访该院院长朱锋,了解一位每天和宠物打交道的宠物医生眼里的“宠物世界”。  工作忙碌,还需专业态度  早上8点半,宠物医院开门营业。穿着蓝色医生服的朱锋医生已经在诊室里了,第一个“患者”是前一天预约的一只雪纳瑞犬。这只雪纳瑞犬的主人是一位90后女孩小顾。根据小顾的描述,它皮肤瘙痒已有一个星期。朱医生作了详细问诊和仔细检查,发现了症状并作出诊断,还开了相应的治疗药物。待小顾取来了药,朱医生又一一告诉小顾每种药的使用方法和用量。  一个上午,朱医生基本在接诊中度过,“患者”一个接一个,他检查、诊断、配药、打针,没来得及喝一口水。无论“患者”活泼好动,还是大叫抗议,被朱医生安慰和拥抱后都服服帖帖。  记者发现,“病人”大多患的是皮肤病。原来,朱医生不仅是一位资深宠物医生,而且在诊治动物皮肤病方面名声在外,一些“患者”来自舟山、杭州等地。  朱医生2004年从上海交大动物医学专业毕业后,留在家乡上海成为一名宠物医生,5年后机缘巧合来到宁波,一呆就是10年。  诊疗间隙,朱医生介绍,从专业角度来说,宠物的疾病诊断和治疗用药和人相差不大,现在一般医院有的设备宠物医院几乎都有,比如血球仪、生化仪、B超机、X光机甚至CT和核磁设备。不同的是宠物不会表达自己的不适,需要宠物主人提供发病过程、症状等信息,而这些信息有时会有偏差,特别是遇到观察不仔细的宠物主人。所以在诊断疾病时,更依赖血液和影像等检查。  记者发现,朱医生手腕部位有两道10多厘米长的红色血印,这是他在诊治时被情绪失控的宠物抓伤的。“宠物医生被‘患者’抓伤或者咬伤是家常便饭,医护人员需要定期注射疫苗。”朱医生说,作为一名宠物医生,除了有专业技能外,还要热爱动物,必须有爱心和同理心。  记者观察到,朱医生办公室的墙上挂着英文版“欧洲高级兽医师培训证书”,这是他参加多期相关培训后获得的。朱医生告诉记者,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宠物医生分科很细,专科医生比较多,而目前国内很多正规宠物医院虽然有现代化设备,但是医生并没有分科。“比如我主攻宠物皮肤病,但还是一位全科医生,不仅诊治各类疾病,还实施绝育、剖宫产、疝气修补、肿瘤切除等宠物外科手术。”
  市场可观,也需良性发展  一上午,10多个“患者”前来就诊,朱医生马不停蹄地接诊开药。  记者在医院接诊大厅走了一圈,发现这里陈列着众多宠物用品,有宠物牙刷、牙膏、洗发水、牵绳、衣物等几十种,价格从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。  透过一边的玻璃门,记者看到,有护理人员正在为一只立在齐腰高台面上的贵宾犬“理发”,还有护理人员在为刚洗好澡的泰迪犬吹干毛发,而旁边的笼子里,则有10多只宠物狗或卧或立正排队等候。  一位带宠物犬来看病的刘女士告诉记者,她非常喜爱小动物,养宠物犬有5年,已经把它当成“家人”,她每天早晚会领着它在居住小区周边遛一遍,关注它的饮食和健康状况。“算下来,每年的狗食、疫苗、除菌、洗浴等费用,大约需要5000元。”刘女士透露。  对此朱医生补充说,这是一只宠物犬的每年常规消费,一旦生病,平均每个病例每次消费四五百元,重症或者手术,费用更高。  从业15年的朱医生见证了宠物市场的快速发展。他说,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养宠物“大军”日益庞大,而且越来越重视宠物的生活和生命质量,尤其是90后“铲屎官”已成为其中的消费主力,“与父辈、祖辈相比,他们不仅在宠物美容上舍得花钱,而且在宠物生病后会第一时间带其就诊,保证其得到最好的诊治。”  目前宠物医院除了提供疾病治疗、绝育手术、化验、疫苗免疫等医疗服务外,还提供宠物寄养、美容等服务。  朱医生认为,宠物医院作为蓬勃发展的宠物市场组成部分,未来发展前景广阔,但必须加以规范,只有价格更加透明、分科更加细致,才能得到健康和良性发展。  宠物可爱,更要文明规范  在采访中,记者看到不少宠物主人带着宠物犬来医院进行皮下芯片植入。工作人员核对宠物主人的预约信息后,便对宠物进行消毒和注射,一颗米粒大小的芯片被植入到了狗狗的颈背处。在确认电子芯片植入皮下后,工作人员向宠物主人发放一个印有二维码的新犬证,全程不到10分钟。  朱医生告诉记者,重新修订后的《宁波市养犬管理条例(草案)》不仅要求养犬人定期为犬只接种狂犬病疫苗,而且要为犬类佩戴有养犬人和犬只身份信息、犬只免疫情况等内容的电子标识,宁波迈出了规范文明养犬的步子。养犬人响应这一规定,纷纷携带自己的爱犬到指定医院植入芯片。  朱医生分析,宠物在生活中往往作为人类的精神伴侣出现,承担着精神慰藉的作用,养宠物对中老年人身心健康有利,临床也证实,养宠物对抑郁症患者能起到缓解病情的作用。  “据统计,目前中国有约10%的家庭养宠物,而欧美这一数据为60%至70%。”朱医生说,他在工作中发现,与中国家庭养的宠物相比,很多外国朋友的宠物来看病时,表现得更加淡定安静,这与宠物主人注重从小对宠物进行情绪管理密切相关,“欧美国家不仅对准备养宠物的人进行资格审查,还对遗弃宠物、虐待动物等行为进行严厉处罚,严重的要蹲监狱。相对来说,中国养宠物门槛低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不文明、不规范行为的发生。”  在朱医生看来,宠物主人的养宠观念、对宠物的态度是科学文明养宠的关键。他建议,宠物主人对宠物进行基础的行为训练,让它们有好的行为习惯,不乱跑、乱叫,对人类友好,这样就可以降低弃养的概率;外出活动时则要带上牵引绳甚至嘴套,避免乱跑、伤人;要定期给动物注射疫苗和进行体内外驱虫,减少人畜共患病的发生;带着宠物在户外活动时要带上拾便器,宠物大便后及时清理掉,维护环境整洁;还要配合好宠物的计划生育工作,给宠物绝育或者穿生理裤,避免无序繁殖。“只要大家能用心做到这些,人类和宠物健康和谐的社会环境很快就会到来。”朱医生表示。  记者手记  采访中,记者目睹了宠物医生的忙碌,这背后折射的是宠物医疗市场的巨大发展空间。  一份《2018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》调查显示,2018年我国宠物行业市场规模同比增长约27.5%,达到1708亿元。  另据宁波市场监管部门的统计,截至目前,宁波有894家包括宠物医院、诊所、用品销售在内的宠物专门经营服务企业(商家),而涉及宠物相关物品经营的商家有4400多家。  养宠物无可厚非,但由此带来的社会治安、公共卫生安全、环境等问题,也需要引起全社会的关注。  如何避免宠物伤人事件、提高养宠物的门槛、约束弃养宠物行为、预防人畜共患病、普及狂犬病疫苗接种、加强免疫工作等,需要宠物主人将爱心推己及人,各级相关部门则要积极推进立法、规范引导,合力推动宠物行业健康有序发展。  记者 陈朝霞  通讯员张立朱斌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